抗疫进行时——援鄂日记:战士的家,在遥远的昆明……

2020-02-13来源:云南省教育厅[||]
 

2月5日,是云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云南省中医医院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到达疫区的第十天,他们的防疫工作早已步入正轨。每天,他们奋战在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岗位,但始终相同的,却是层层防护服下的汗流浃背,是重重防护面罩压迫下的“大花脸”。在这个最冷的武汉“冬天”,他们流下了最热的汗水。

他们在疫区都做了些什么?让我们跟随他们的日记一起看一看。

万丽萍:精诚团结,迎难而上,办法总比困难多

今天,是我们到达疫区的第十天,我小心翼翼地脱下一层层防护衣物,结束一天的工作。从咸宁市人民医院出来后,尽管疲累不堪,但我还是迅速回宿舍洗澡、洗衣服、消毒,万事停当,我才能放心躺下。

回顾这十天来的点点滴滴,我们经历了各种感控培训、穿脱防护服训练,熟悉病区各项工作,从清洁区开始,逐步过渡到缓冲区,最后到达污染区。每天的工作如同战斗一般,既要为患者缓解病痛和进行治疗,还要小心防范新型冠状病毒乘虚而入。

目前,云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云南省中医医院留守在咸宁的重症护理组8名队员,已经分为4组全都投入病区一线工作。随着疑似患者的增加,我们的工作再次进行了调整,文光芬、张铠玥从已经理顺的11楼病区调整到6楼的新开病区;我和王阳也由12楼病区,重新调整到15楼新开病区;李萍和陈佳丽依然在11楼病区;杨瑞丽和饶美香也依然在感染科。

大家积极配合,面对疫情毫不畏惧,每天都以饱满的热情投身于工作中。

清洁区的工作虽然表面上看似不接触患者,但每天拿药、物资领取等工作,都让大家上上下下奔跑于医院之间,同时,清洁区的人员还要负责整理物资、清洗、晾晒防护物品等。在这个区域工作,虽然不需要穿防护服,但不意味着最安全,如果不注意感控,这里会成为冠毒最容易得手的区域。飞奔在这一区域里的医护人员,你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缓冲区,就好比在战壕后面运送弹药、传递物资,为一线战士服务的后卫。在这一区域责任重大,需要监督从污染区回来的战士,正确脱下防护服,同时要做好缓冲区的消毒工作和处置好医用垃圾,将有可能带在身上的病毒消灭在缓冲区,不让它们跑出去危害群众。

污染区就是激烈战斗的第一前线,也是和冠毒正面交锋的阵地,主要是为确诊患者或疑似患者进行治疗。这个区域需要穿上笨重的防护服穿梭于每间病房。一上阵地,我们的每个班次最少4小时。每次在阵地上,我们都被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包裹着,稍一活动,就开始出汗。我们的头发、背脊常常都是湿的。每次低头给患者做治疗时,从护目镜滴下的水,我们甚至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雾水,滴在口罩上,渐渐变冷,冰冰地贴着脸。我们的鼻子被紧紧压着的口罩勒得阵阵生疼。

在严密的防护措施下,我们还没开始工作,但呼吸就已经变得急促,让人有一种窒息感。随着工作时间的一点点流逝,我们的体力也逐渐被消耗。

尿急怎么办?对于准备上阵的队员们来说,这还确实是个难题。为了在保证战斗体力的同时节约时间和资源,大家偷偷地地穿上了“纸尿裤”。面对困难,办法总比困难多。

结束工作后,队员们一张张美丽的脸庞被口罩压得痕迹斑斑,令人心疼,但这些,却丝毫没有影响我们第二天继续冲锋上阵。

精诚团结、迎难而上的省中医院天使,一定会不辱使命,完成任务,平安归来!

张绒娇:我们选择逆行,就是要让生命之花怒放

援鄂医疗队到达湖北后,我和刘荣梅护士、宋欠红医生进驻通城县人民医院ICU工作。众所周知,ICU是抢救治疗危重病人、与死神赛跑的最后一道防线。在这场新型冠状病毒战“疫”中,ICU是任务最艰辛、传染率最高的地方。

推开ICU的防护门,我们就到了最危险的火线。在各种仪器的滴滴声中,夹杂着病人不停的喘息声、咳嗽声,我们穿着笨重的、密不透气的防护服,一刻不停地穿梭在病人之间。我们深知,这是一场特殊的战役,容不得半点懈怠、半点马虎。死神随时都可能夺走病人的生命,这个时候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攸关生死。病人咯血、鼻子出血、气道不畅、氧饱和度下降……这些紧急情况,随时都会出现。关键时刻,我们多辛苦一点,多做一点,多拉一把,病人可能赢得新生。

重症患者生活不能自理,除了常规的护理之外,我们还要喂饭、翻身、为他们洗漱,甚至协助他们大便。但此时此刻,我们无怨无悔,他们哪一个没有对生命的眷恋和渴望?我们努力绽放笑容、释放温暖,唯一的期盼就是病人挺过来、好起来。

最近两天,有两名最危重的患者逐渐好转起来了,我们喂饭、喂水果也能多吃下一些了,他们的脸上也渐渐有了神采。他们会表示感谢,用自己的方言、用肢体语言。这个时候,我的心头就会涌起一股无与伦比的自豪感和成就感。我们的护目镜在汗水的熏蒸下,本来就雾气腾腾,加上感动的泪水、喜悦的泪水,更加朦胧一片。

说不累是假的,说不想家也是假的。快节奏、高强度的工作,不仅是对我们体能极限的挑战,也是对意志和信念的挑战。躺在床上,我止不住地想家,想我的三个女儿,她们一个寄养在奶奶家,两个双胞寄养在外婆家,我想她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她们都睡了吗,她们还好吧?

我的家,远在千里之外的昆明,那里四季如春,处处飞花。我们选择逆行,就是要让生命之花怒放;我们坚守火线,就是要让武汉这座城市也雪融草青、阳光明媚。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饶美香:“我将用我的行动,来维护我职业的神圣。”

这段时间以来,相信大家都对这张照片很熟悉了,这个背影承载了多少人的希望,又给予了大家多少温暖。

作为一名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我的内心有太多感触。在我出发后的第一天,医院工会的老师就给我的家属打了电话、发了信息,内容大致是家里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他们,请放心,工会的老师一定会做好后勤工作。当家属把这个信息截屏发给我看的时候,我热泪盈眶,更加坚定了打赢防疫战的决心和信心。

援鄂第四天,医院护理部主任王家兰在百忙之中问候了每一位一线护理人员,叮嘱大家做好防护,一定要毫发无损地归队。收到王主任的信息时,我刚走出咸宁市第一人民医院感染科,心里就像有无限光束照进来,暖极了,上班的步伐也更加坚定有力。

还有宿舍的志愿者们,每天都在给我们派发三餐和必要的生活物品。真的非常感谢这些可爱的志愿者们。也正是因为你们,让我们感受到了全湖北人民的热心和默默支持。

有了这么多的关怀和温暖,才有了我们工作的动力。我主动请缨到最危险、工作量最大、最繁忙的感染科。我不怕确诊病例、疑似病例,不怕因为穿防护服而不好解决如厕问题,不怕大汗淋漓,不怕因为戴口罩而面部留下的伤痕……

我们反复练习,义无反顾地进入隔离病房,进入最前线战斗、传递温暖。

这样可爱的身影有许多,病房里有了一群可爱的“小黄鸭”,她们穿梭在一间又一间的病房里,时刻践行着南丁格尔那句话——“我将用我的行动,来维护我的职业的神圣。”

抗疫一线急诊人的自白:奋战,只为你能重新拥抱世界

医院给予我们很大的支持,为我们提供装备、人力,为我们精心设置诊疗流程。而我们全体医护人员放弃春节休假,坚守战场。我们科的叶勇主任、吴英主任、刀琳护士长自抗“疫”来,未有一天休息,已经持续十余天领导我们全科医护奋战在一线。

尽管病毒的传染性很强,临床的情况远远比人们想象的复杂,我们仍要透过厚重的防护把那些可能存在冠状病毒感染的患者甄别出来。

尽管我们时常会遇到焦躁、恐慌,甚至因为压力而变得有些暴力倾向的患者及家属,但是我们仍然要去安抚,去解释,使他们愿意接受医学观察,甚至隔离。

尽管有被传染的风险、部分患者的不理解,还有巨大的精神压力使我们时不时会感到紧张、身心疲惫,但我们仍然要坚持。因为我们知道医院让我们承担起发热门诊之时,就是把一个重大的职责授予我们,我们要用医护技术铸成一座长城,切断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途径,使病毒的传染在我们这里止步。

所有人都在尽自己所能与这场病毒抗争。我们要坚持! 我们身后有父老乡亲,有亲爱的妻儿老小。我们要顽强抗战!把病毒打回它的老家,让孩子可以安心上学,让老人可以安心散步,让所有人能自由地呼吸和拥抱世界。

王志红专家:预防新冠要内养正气、外避病邪

眼下,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正在流行。大众最关心的问题是:我应该如何预防?前两天出现了一些盲目跟风,抢购双黄连口服液、连花清瘟胶囊等药物的情况。殊不知,用药不当,非但起不到预防作用,反而损伤健康。

在中医学看来,阴阳平衡是健康的保证。早在2000多年前,《黄帝内经》就明确:“阴阳匀平,以充其形,九候若一,命曰平人。”也就是说,机体内环境的阴阳相对平衡,各脏腑经络、精气血津液、形(躯体)与神(精神心理)以及机体与外环境的协调统一,是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稳定有序的基础。所以,对于健康的人群来说,维护好阴阳平衡就是维护好了健康,这是预防的重要方面。中医治病,其本质是以药性之偏性,纠正病性之偏性,最终目的是“以平为期”。双黄连、连花清瘟胶囊这类清热解毒的药物,是用来治疗疾病过程中,阳热偏盛的“实热证”,不适合健康人群服用。盲目服用,会损伤人体的阳气,特别是伤及脾胃,导致阴阳失调,反增疾病。

中医学历来重视预防,早在《黄帝内经》中就提出“治未病”的预防思想。《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指出:“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唐代名医孙思邈进一步深化了“治未病”的理论,在《千金要方·论诊候》中提出:“古人善为医者,上医医未病之病,中医医欲病之病,下医医已病之病”,可以说这是中医学最早的三级预防概念。

预防疾病,要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是通过养生以增强正气,二是防止病邪(致病因素,如新型冠状病毒)侵害。

  对于健康的人群来说,可通过养生来增强体质,预防疾病的发生。中医养生的基本原则是顺应自然、形神兼养、保精护肾和调理脾胃,其具体方法手段很多,如按时起居、形体锻炼、针灸推拿、合理饮食等。另外,看到疫情形势严峻,居家自我隔离,行动受限,容易产生郁闷、焦虑、紧张等负面情绪,甚至影响睡眠。这需要调整心态,养性调神,克服负面情绪,避免过度紧张和焦虑,维持好心与身的和谐。合理的养生,能为预防奠定良好的基础。通俗地说,就是做到吃好、睡好、情绪稳定。

预防的另一个重要环节就是防止病邪的侵害。瘟疫病邪是导致疫病发生的重要条件,甚至可变为主要因素,新型冠状病毒就是导致此次疫病的重要病因。故未病先防除了养生以增强正气,提高抗病能力之外,还要注意避免病邪的侵害。《素问·上古天真论》曰:“虚邪贼风,避之有时。”就是说要适时躲避外邪的侵害。当前形势下,避疫毒是预防之关键。所以,专家们提出的勤洗手、少出门、戴口罩、少去人群集中的地方等告诫,其目的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避免病邪的侵害。

总之,我们要内养正气、外避病邪,积极预防,协助医护人员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


链接

学子牵挂,致敬老师:岁月静好是你们在阻击疫情

敬爱的老师们:

你们好!这些天,疫情通报频频,唯独你们的消息我们却迟迟未能收到。其实,你们不说我们也都知道,数据增长的本身就是你们所面临的压力,可是数据每一刻都在变化,你们的压力也随之加重。老师们,你们辛苦了,受苦了!

在边陲的大山里,阴霾笼罩着我的家乡。哀牢山脚下的红河南岸,哈尼山寨错落在半山腰上。平日里,对于农闲季节的村寨而言,悠然祥和是它的本性。阿爸们围着酒桌叙谈;阿妈们聚在屋前刺绣;孩子们则在村口戏耍……现在,县里的宣传车开来了,村口挂上了横幅,远处村寨喇叭的通知声,此起彼伏地回荡在山谷里。但我无法去想象,重灾区的武汉,一个本该繁华的大都市,将会涌上怎样的情绪?

闭上眼,“责任”是我能想到的第一个词。在大年初三家庭团聚的日子,你们却选择了告别亲人,奔赴抗“疫”战场的大前方。明知“一场硬仗迎面扑来”,你们却无畏地写下了请战书,迎着逆境而上,勇敢地挑起了“救死扶伤”的神圣使命。比起病毒本身,人们更害怕的是灾难降到自己头上的未知,而你们不仅要克服未知所带来的恐惧,还要竭尽全力去救治每个被疾病所束缚的人们。读着援鄂医疗队万丽萍、董黎等老师写下的日记,我心生惭愧,我们在家里岁月静好,是你们在前线负重前行。穿着厚重“盔甲”,忍受着身心的煎熬,忙碌身影在病房间穿梭。你们说,抗疫路上,你们并不孤单。老师,你们并不孤单,你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们,同白衣战友并肩作战,同我们一起,同14亿中国人民砥砺前行,这是我们的共同战“疫”。在艰难的日子,给不了奋不顾身的拥抱,就为彼此竖起大拇指,给予最大的鼓励吧!

此致

敬礼

云南中医药大学2019级康复1班 车 升

2020年2月3日夜